再见了,校园里最后一抹军绿——我校国防生制度回顾

2017-06-22 09:23:48来源:宣传部作者:崔玉萌编辑:陈育凡阅读:5503设置

日前,国防部新闻局宣布,从2017年起,不再从普通高中毕业生中定向招收国防生,也不再从在校大学生中考核选拔国防生。2007级国防生孙飞宇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今后的南理工将不再有绿色方阵的存在,但我作为国防生的骄傲和自豪永远不会消失。”随着2017届本科生毕业典礼的举行,我校最后一届国防生将离开学校,意味着我校实行了18年的国防生制度落下帷幕。

实现多个从无到有,为国防生成长成才搭建平台

1999年,《关于在普通高等学校开展选拔培养军队干部试点工作的通知》文件下发,我校成为了原南京军区首家招收国防生的试点院校,也是全军22所首批签约高校之一。

2001年正式招收国防生以来,我校累计培养了千余名国防生,分布在武器系统与工程、电子信息工程、通信工程等特色优势专业。2007年底,国防生学院成立,设两名专职辅导员负责国防生的日常管理工作。多年来,通过持续不断的摸索和实践,我校在国防生培养管理及改革中实现了多个从无到有,为国防生的成才成长搭建了良好平台。

紧抓科学文化素质培养。与部队生长干部相比,国防生必须要在科学文化素质方面有较大的提升。学校发挥军工专业特色,专门组织编写了《武器装备概论》教材,开设《武器概论》课程,并延续至今。按规定,国防生绩点低于2.0将不予毕业,更不要提成为一名军官。2005级的潘一飞清楚地记得,同宿舍的2名战友同学因绩点不达标被淘汰,离别时的伤感、惋惜深深刺痛了他。在他的建议下,国防生学院成立了学习部,他自荐任部长推动“一对一”互帮工作开展,具体措施有内部阶段性考试、结合每周讲评表彰学习先进个人等。2010届毕业国防生因学习问题而被淘汰的人数首次降为零,研究生录取率达到25%,超过学校平均录取率。

着眼部队岗位素质需要。80%的国防生毕业后在部队担任的第一任职是排长,这要求国防生具备较高的军政素质,成为“懂技术、会管理、能指挥”的复合型人才。学校实施准军事化管理,创新建立模拟营制度,分专业组建模拟连,分年级组建模拟排,分宿舍组建模拟班。每年调整一次学生骨干任职,使80%的国防生在毕业时都有学生骨干任职经历,学会如何在战友同学中树立威信、开展组织管理工作。另一方面,实施“3.50.5”国防生培养模式,即前3年半在学校完成培养计划要求和必要的军事训练任务,最后半年到作战部队见习锻炼。回想起在部队训练的时光,原73031旅机关政治部宣传科干事,正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读研的2006级陈家驹直言“非常痛苦”,夜间站哨结束后,来不及吃早饭便要投入到训练中去;顶着瓢泼大雨搭建地堡;菜地生产、清扫垃圾池……唯一一名被分配到“军事训练先锋连”摩步二连的贡严才刚度过在连队的第一个难眠之夜,负重40公里拉练便拉开了上山驻训大强度训练的序幕。陈家驹说:“部队的生活、工作和训练是繁重而又枯燥的,如果没有最后半年的见习锻炼做缓冲,一旦真正进入部队,根本无法适应这些压力。”





暖心构筑国防生大家庭

自国防生学院成立以来,吴志才老师10年间一直担任学院专职辅导员,精心构筑国防生这一温暖团结的集体。自2007年首次组织集中住宿以来,国防生便扎根学生1小区;为国防生单独设立奖学金;建立国防生信息资料阅览室;国防生学院单独组团参加校运会获得团体总分第二;获评校红旗十佳团支部;每年毕业考核,面对3公里跑这道最难过的坎,全班同学用背包绳拉,带着体能差的同学冲过终点线,让全员通过考核……这一切都让国防生对自己特殊的身份更加自豪,也让这个集体更加团结。“吴老师不仅把我们当作学生,更把我们当作是自己的孩子和工作伙伴。”陈家驹回忆说。2010级的赵丹从小父母双亡,和2个兄弟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家境贫寒。她极为努力上进,每年综合素质排名均位列国防生学院第一,用奖学金、校内外打工兼职、做家教等方式负担自己求学的各项开支。她入学后并没有主动说明自己家里的状况。吴老师从侧面了解到赵丹的家庭状况后,每每有奖学金评定的机会,总会帮她尽力争取,让赵丹在满足自己的学习生活需要外,还能每月向家里寄一些生活费。大三下学期,赵丹的弟弟在上海出工伤,医生推测他可能会下半身瘫痪,这一消息如晴天霹雳击得赵丹茫然无措。吴老师一边帮她联系法律专业的老师协商工伤处理事宜,一边安抚她,鼓励她要坚强振作。最终,赵丹弟弟手术成功,工伤后续事宜处理圆满。“面对这么大的磨难,如果不是吴老师的照顾、鼓励和支持,我肯定撑不过去。吴老师为我所做的这一切,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时至今日,赵丹在谈起这件往事时依旧动情。

一系列具有改革创新意义的管理培养措施取得了良好成效。2007年,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发文批准了我校“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国防生培养模式创新实验区”的建设项目,成为国家首批220个立项课题中唯一一个关于国防生培养模式改革的建设项目。《人民前线》、中央电视台一套、四套、七套和新闻频道也对该模式进行了报道。2014年我校停止招收国防生,国防生时代虽已结束,但国防教育还将继续下去。

“国防生制度最大的成就,就是国防生本身”

13届、800余名国防生,他们在这个集体中感受到了作为一名军人的光荣与使命感,收获了坚韧的意志品质和深厚的战友情。

矢志国防,不悔初心。2004级王平现任陆航72旅群众工作干事。曾经的他连中学入学阶段的军训都很排斥,在他的字典里,压根没有“军人”“奉献”这样的字眼。但现在的他说,“在学校养成的高度自律、自主创新、组织协调、发散思维的能力让我勤恳踏实,慢慢在部队扎下了根。国防生这种身份让我们愿意为国奉献,甚至牺牲。”2007级孙飞宇现任32069部队某部政治部干部科干事。2009年暑假校园抗洪,他冲在最前线,天还没亮,便和全体国防生们顶着暴雨开始扛沙包,甚至要潜到浑水里摸索搭浮桥的配件。水深齐腰,到处漂浮着垃圾,没有一个人怕脏怕累。楼上的同学们喊着“国防生好样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刻,

打磨心智,脱胎换骨。国防生学院女生班,允文允武。她们中有古筝十级,有小提琴五级,也有校特等奖学金获得者、国家奖学金和国家励志奖学金获得者。暑期基地化集训,8月的南京平均气温在35度以上。姑娘们身上的迷彩服不知道被汗水浸透过多少次,留下了厚厚的盐渍。她们在砾石上一遍又一遍地匍匐前进,娇嫩的胳膊划出血痕,背部也被铁丝网划出一道道伤痕。瓢泼大雨中的军事训练中,汗水、雨水融合在一起,浸透全身。她们从未退缩,也不曾叫过一声苦,流过一滴眼泪,用坚韧和拼搏描绘铿锵玫瑰别样红。

2007级高佳庆,战友同学口中的“老高”,现任73021部队连长。因为小时候十分顽劣,老师说他是块煤,黑得就算放在金子里也不会发光。自那以后,老高跟自己较上劲,成为定向越野国家二级运动员,先后5次在亚太地区、全国、江苏省和浙江省无线电测向锦标赛上获得金银牌。初入国防生学院时,他年少气盛,第一次自我介绍就从口袋里掏出很多奖牌炫耀。4年的磨练将他打磨得沉稳担当。担任模拟连排长时,排里有人因迟到遭批评。训练结束后,他先是罚全排五十个俯卧撑,然后自己做了一百个。老高说,自己就是一块煤,“因为军人就应该是块煤,放在任何角落都不会引起注意,却能燃烧自己发出耀眼的光芒”。

2013级詹啟辉,现任模拟连排长。四年的时光,让他从204斤的大胖子成为了不到140斤的帅小伙儿;从一个在集体前不敢开口的羞涩男生成为了一个敢于在人前演讲的排长;从一个不会打交道的单纯学霸成为了一个全班的好帮手。“现在的我正是大学入学时自己所憧憬的模样,是国防生的四年成就了现在的我。”他自信地说。

2005级朱旋已立个人二等功一次;2006级张旭、范永清在部队担任技术骨干,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多项……一届又一届国防生,让这一抹军绿成为他们青春时代中最美的颜色。他们实践着国家对国防生寄予的深切希望,在部队奉献所学所用,为部队军官队伍和战斗力建设注入汩汩新鲜奔腾的血液。他们,是国防生制度实施成果最生动的写照。


18年砥砺前行,18年披风沐雨。2013级邓善友有诗一首:

懵懂不知此路殊,弹指青春笑与哭。

四年砺剑未曾拭,一生国防志如初。

几多迷惘几多厄,孜孜吾辈道不孤。

回首向来风雨路,成败留待后人书。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