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大学人才培养“一池春水”——我校探索工科教育新模式

2017-03-20 08:40:31来源:宣传部作者:陈育凡编辑:陈育凡阅读:230设置

一支圆珠笔头上的“小小圆珠”看似普通,其实内有乾坤。其制造工艺绝非人们想象的简单,我国每年需要从国外大量进口。此事经媒体披露后引发了公众的普遍关注。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拥有完备制造体系的国家,我国能造好火箭高铁,缘何造不好圆珠笔头呢?

“小小圆珠”不仅拷问着中国制造的能力,同样也拷问着中国高等工程教育的质量。

作为世界高等教育大国,我国工程教育的规模位列全球第一。然而,工程教育的质量以及学生工程创新的能力却不容乐观。根据瑞士洛桑2008年发布的《世界竞争力报告》显示,我国“适合全球化要求”的工程师数量仅16万,不足工程师总数的10%,远低于美国54万和印度70%的合格率。

如何破解难题,实现我国由高等工程教育大国向高等工程教育强国的转变,是高等教育改革的当务之急。

218日,一个事关我国高等工程教育未来发展的战略研讨会吸引了各界关注的目光。来自国内30所综合性高校及工科优势高校的专家学者汇聚复旦校园,对新时期工程人才培养展开了热烈讨论,并达成了诸多共识。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如何培养中国未来制造业的接班人,“新工科”教育已不可避免处在了变革的风口浪尖。

多元多样:探索工科培养的“新模式”

“新工科”的内涵及建设发展的路径成为了研讨会上专家们重点探讨的内容。何谓“新工科”?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马陆亭认为,原工科大学的与传统工业相关的专业为老工科,新经济发展所需要的新工科更加凸显学科交叉与综合的特点,综合性大学发展出的以理科为基础的工科具有新工科的特点。而《高等工程教育》杂志常务副主编余东升则认为,“新工科”是从新时期全面创新我国高等工程教育以适应引领新经济发展的战略视角出发,提出的新观点。无论是新经济发展还是新一轮的科技和产业革命,都对高等工程教育的变革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

诚如专家所言,“新工科”是在科技革命、产业变革、新经济以及新起点这样的大背景下提出来的概念。因此,它在很大程度上是当前工程教育大趋势的一种体现。同时也为工程教育的理论与实践探索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

虽然“新工科”的概念近期才被人们所关注,但国内一些高校对于新工科人才培养的尝试其实早已经开始。令人欣慰的是,作为工科专业占全校专业总数65%,招生人数占到80%的工科优势高校,从2011年起,我校便从现代工程教育的理念、课程设置、人才培养机制以及实训平台建设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探索。

长期以来,国内高校有关工科教师缺乏必要的工程背景、工科专业设置落后,学生创新能力不足的议论不绝于耳。对此,副校长廖文和教授指出:高等工程教育唯有健全和完善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的培养模式,主动适应多元化和多样化的外部人才需求变化,才能够在国家创新发展的战略中发挥人才支撑的作用。他表示,学校始终致力于工程教育教学领域的探索,并陆续取得了一批标志性建设成果。

记者了解到,这些成果的取得最直接体现在了学校工科专业办学水平的整体提升上。从2011年至今,先后有11个专业通过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评估)认证专业数占全校工科本科专业的比例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跨入“十三五”,学校在深入分析工程教育存在问题的基础上,将继续推动现有工科的交叉复合、工科与其他学科的交叉融合,积极引领新工科的建设和发展。

探索多元化人才培养机制,既是高等工程教育改革的题中要义,更是大学在“新工科”教育上需要重新构建的模式。记者获悉,以多样化人才培养目标为牵引,以人才培养方案修订为契机,以院际、校企、政学、国际多元合作为途径,我校积极推进了多样化工程人才培养模式的创新。其中,立足院际合作,通过组建教育实验学院,培养工程科学家;立足校企合作,推进“卓工计划”,培养应用型工程师;立足政学合作,建设知识产权学院,培养复合型工程师;立足国际合作,建设中法工程师学院,培养国际化工程师。

通过组建教育实体,打造涵盖师资队伍、实践基地、制度文化在内的立体化工程人才培养平台,我校已构建起相对完备的工程人才培养体系,既满足了大学生多样化的成长需求,同时也满足了国家对高等工程人才培养的战略需求。

大工程观:倡导工科教育的“新理念”

工程创新的综合性通常决定着工程教育的综合性。这种综合性在知识形态上表现为学科的交叉与融合,在实践形态上则表现为知识的整合与跨越。

众所周知,现代工程体系庞杂,涉及众多学科的知识背景以及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非技术要素。因此,在工程教育中树立“大工程观”就显得尤为重要。针对在高等工程人才培养中普遍存在的“工程性”和“创新性”不足的问题,教务处处长梅锦春教授表示,我校以“大工程观”为引领,通过整合、转化工程教育资源,构建多学科交叉融合的工程实践平台,有效提升大学生工程创新的能力,进而打造有利于工程创新人才成长的现代工程环境。

“大工程”观,最早是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院长Moses 1993年提出的一种全新的工程教育理念。其本质就是将科学、技术、非技术、工程实践等融为一体,具有实践性、整合性、创新性的“工程模式”新思想体系。

长期致力于工程教育研究的徐建成教授告诉记者,“大工程”观涉及和涵盖的方面众多。既包括宏大或复杂的工程视野、工程的多学科视野及其所需要的科学基础素养,还包含相应的人文情怀及工程组织素养等。因此,以“大工程观”为引领的现代工程教育就要更加注重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教学生“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处、学会生存”。

在机械、电光、自动化等学院,记者在与学生的接触中感到,多措并举所形成的合力有益于良好工程文化氛围的营造,也有助于帮助学生建立工程系统的观念。在如今的南理工校园,科研文化、团队文化、安全文化、军工文化等各种文化形态相伴共生,相互交融,让学生在“润物细无声”中接受到工程文化的熏陶。

作为通识教育选修核心课程,《工程文化》课自开设以来,受到了学生们的普遍欢迎,教学满意度高达96.9%。不少同学反映,通过课程学习,不仅能够了解历史、把握现在,还能够系统思考、强化使命当担。2014 年,该课程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视频公开课。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作为享誉世界的名校,理工色彩同样浓郁的美国斯坦福大学也十分注重学生人文素养的培育。学校让工科学生接触广泛的人文学科、社会学科方面的知识,同时鼓励商科学生积极参与一些工程试验项目,提升他们的实践能力。

交叉融合:打造工科实践的“新平台”

如何破解工程人才工程实践不足的难题,这需要从观念上改变人才培养过程中重视工程科学知识,忽视工程实践训练,注重专业知识的传授,忽略综合素质与能力的培养,尤其是忽略人文、经济、社会、艺术、伦理等知识的作用。

针对国内高校在工程人才培养模式上存在的同质化现象,教务处副处长黄爱华认为,这种培养模式的单一化体现不出每所学校的学科特色与专业差异。结果就造成了学生工程实践能力不足,工程创新意识不强、专业知识面狭窄、毕业生就业困难,无法胜任工程岗位的工作。这些问题已严重背离工程教育综合性的特点和国际化的发展趋势,已经到了必须痛下决心通过变革加以解决的时候了。

根据工程人才成长规律,按照依次递进、互为补充的原则,我校通过“基础实习—科研训练—创新竞赛—创新实验—企业实战”的多元项目教学体系,切实提高工程实践的有效性,助力学生工程创新能力的培养。

物流工程、工业自动化仿真、机器人综合技术、创意设计、沙盘模拟经营等专业综合实验室是近年通过院系联合共建的方式陆续建立的。通过专业综合实验室、校企联合实验室、跨国合作实验室等多元合作的建设形式,学校打造了多学科交叉融合的工程实践平台。

事实证明,交叉融合的工程实践平台,加之纳入本科生必修课程——科研训练的全面覆盖,有效促进了学生工程创新能力的提升。由学生发明的“桥梁检测爬壁机器人”获第五届全国大学生创新创业年会两项最高荣誉——“创新项目奖”和“我最喜爱的项目”。自主研制的“基于光电导引的智能车”也被评为2015 年第八届全国大学生创新创业年会“我最喜爱的项目”。

“十二五”期间,我校学子在国际、国内各类赛事中共获得国际设计奖6 项,国家级重要竞赛特等奖、一等奖43 项,“触板数字贴膜”获德国红点概念设计奖中“best of the best”大奖,机器人竞赛团队连续多年在中国机器人大赛暨RoboCup 公开赛(全国总决赛)中获得特等、一等奖。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在这个姹紫嫣红、春光明媚的季节,我校围绕着工科教育的改革还将深入,所产生的影响也必将激荡着大学人才培养这“一池春水”。

  


返回原图
/